新闻动态   News
    无分类
搜索   Search
你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

第一一二三章 目标西苑

2017-12-7 19:06:38      点击:

  秦鸣一听就知道,张輗还是放心不过自己,不过也怪不得人家,谁让自己和赵王走的太近来着?哪里敢表现出一丝情绪,还得小心翼翼解释道:“二公子放心,属下只是与赵王虚与委蛇,一颗心却从来没有背叛过张家半点!”说着对帐外沉声喝道:“来人,把赵王派在我军中的联系人杀了喂狗!”

  “哈哈!好不错!”张輗笑两声,满意的拍拍秦鸣的肩膀道:“老秦,你不要多想,疾风知劲草,板荡见忠臣。你安心在营里守着,事成之后,少不了你的好处。”

  因为早就有准备,是以此刻,四千五百名将士已经在雨中整装待发,张輗看着威武雄壮的子弟兵,一股豪气涌上心头,高声吼道:“将士们!赵王朱高燧勾结东厂太监赵赢,犯上作乱,纵兵进宫,意图谋害皇上和太孙殿下!”

  “养兵千日!用兵一时!本侯这就带你们入宫救驾!但凡挡路者,格杀勿论!一定要救出皇上和太孙殿下,你们就是社稷的功臣,子子孙孙都会受用不尽的!”张輗的战前鼓动简短而富有煽动力,一下子引得将士们热血贲张,纷纷高高举起兵刃,嘶吼起来道:“救驾!救驾!救驾!”

  张輗手中的旨意,自然是王贤所拟。那所盖金印倒是如假包换,乃是杨士奇等人从宫中送出,被王贤暂扣在手中的。对于张二公子是否愿意豁出去,跟自己趟这趟浑水,王贤还是很有信心的。究其原因,两人私交甚笃,只是微不足道到可以忽略的一方面,关键还是他对张辅、张輗两兄弟的眼光判断有信心。

  以张辅张輗两兄弟的智慧,不会不明白,赵王这边虽然看似鲜花着锦,烈火烹油,但不过是根基浅薄的虚假繁荣罢了,只要能挺过今夜这一场,最后的胜利者一定是太子一方!

  虽然笃定张輗一定能调兵救驾,但王贤岂会把希望寄托在旁人身上?那样非但会让眼前的局面失控,更不利于事后分割蛋糕。他一定要有掌握在自己手中的军队!

  对于这一点,赵王倒也看的十分清楚,所以派熊将军将府军前卫的军营围了个水泄不通,然而王贤的目标,根本不是已经只剩个空架子的府军前卫,而是锦衣卫!

  这在赵王看来,是不可能的。虽然王贤是曾经的锦衣卫大都督,但皇帝已经将锦衣卫归于东厂控制半年之久,赵赢早就将锦衣卫的要害位置全都换上东厂的人!而且还将不少忠于东厂的军队掺进了锦衣卫中,以保证对中下层军官的控制力。

  虽然赵王也担心中下层官兵中,有心向王贤和太孙一方偷偷放水者。为防万一,今夜的行动,并没有使用锦衣卫,但不代表赵王担心这支军队会倒向王贤。

  真当那些中高级将领是吃干饭的?真当那些忠于东厂的军队是摆设不成?真当半年以来的清洗消毒是过家家不成?

  比起张二爷的嚣张霸道,王贤起先的行动算得上十分低调小心,他在闲云和心严等人的保护下,借着雨幕的掩护,出现在锦衣卫军营高高的围墙外。

  闲云上前,轻轻吸一口气,一个旱地拔葱,矫健的身姿便高高跃起,探手抓住了围墙上沿,腰部一发力,便翻身越过围墙,无声无息落入了墙内。仅这份伸手看,闲云公子已经超过了赵赢这位绝顶高手,长江的后浪终于要把前浪拍死在沙滩上。

  王贤等人在围墙外安静的等待,不一时,墙上发出悉悉索索的声音,那声音被雨声完全掩盖,传不出多远。又过了一会儿,墙皮整片掉落,一个缸口大小的圆洞,出现在王贤等人面前。

  当王贤出现在院墙内,便看到闲云的身旁,立着几个身穿锦衣卫总旗官服的低级军官,一看到来者真是王贤,几个军官全都激动的单膝跪地,哽咽道:“大人!我们不是在做梦吧!”

  “遭多大罪都不怕,就是怕没指望!”几个军官满脸泪水,像是孤苦无依的孩子,看到了离家多日的母亲。

  “放心吧!这样的日子再也不会有了!”王贤重重拍着几个军官的肩膀,低声道:“孩儿们都准备好了吗?”

  “好!”王贤点点头,举起手臂,让一名军官将一根白巾缠在自己的胳膊上。闲云和心严等人也有样学样,在各自的胳膊上缠上了白巾!

  盏茶功夫过后,伴着几处爆炸的白光,轰隆隆几声巨响,一下盖过了天空的雷暴声!整座军营都在爆炸中颤抖起来!

  爆炸声刚落,无数臂缠白巾的锦衣卫官兵,全副武装从各自的营盘中冲出来,他们显然是早有预谋,而且组织严密,计划周详!每一拨兵力都有各自的任务和目标,有冲向军官营房的,有包围忠于东厂的锦衣卫营房的,还有控制各处要地、占领军械库房的!www.9882001.com

  那些忠于东厂的军官和军队,在方才的爆炸中死伤惨重。此刻还没回过神来,就被全副武装的锦衣卫包围起来,任何胆敢反抗者,都遭到无情的杀戮!剩下的人被吓破胆,赶忙举手投降!搜狗搜索引擎 - 上网从搜狗开始

  盏茶功夫,这场猝不及防的哗变便宣告结束,那些东厂派来的军官,以及忠于东厂的军队,被锦衣卫杀了一半,剩下的集中在军营校场上。

  参与哗变的锦衣卫将士,也终于看到了王贤的身影,爆发出声震云霄的欢呼声,然后齐刷刷向王贤举起兵刃行礼,高声道:“恭迎大人归来!”

  看到锦衣卫将士们那激动的表现,那些被俘的军官这才明白过来,原来赵公公从来没有夺去过这支军队,原来这支军队一直都属于那个人!

  这支锦衣卫可是王贤亲手打造出来的,从里到外都浸透着他的心血。从士兵到军官,都是他一手操练提拔起来的!他给了他们优厚的待遇、崇高的地位,以及这个年代的人无法理解的荣誉感和归属感!

  可以说,只要王贤还在世上一天,只要不把这支锦衣卫的官兵悉数换掉,就改变不了这支军队的气质,更切断不了这支军队和王贤之间的血脉相连!赵赢以为更换一批军官,掺上一些沙子,就能在半年时间让锦衣卫改变归属,只能说太傻太天真了!

  归根结底,赵赢和赵王太不了解王贤的领兵能力。论起行军布阵,指挥若定,他不如莫问,论起军法如山、纪律严明,他不如严清,但他有旁人无法企及的建军、整军、强军的能力!他可以通过种种超越时代的手段,凝聚起一支军队的军心,巩固起一支军队的战力,建立起一支军队的忠诚!

  数千锦衣卫将士注目之下,王贤登上高台,在雨中对他的子弟兵高声喝道:“今夜,我们将踏着敌人的尸首,找回属于自己的尊严!今夜,我们将告慰死去的将士,让他们永获安宁!今夜,我们将傲立于世,从此不再依附于任何人存在!我们,将开创属于我们自己的天地!”